主页>> 人像服务 >[匿名专栏] 大家又骂又酸,CBL也「如愿」破局了,然后呢? >

[匿名专栏] 大家又骂又酸,CBL也「如愿」破局了,然后呢?

发布日期: 2020-06-09

已经确定延宕的CBL,目前乐观规划是明年11月要开打,简单计算,还有15个月,而筹备小组也喊出「SBL就是最后一年」、「职篮明年一定要开打」的口号,目前三支意愿加入的球队,不管还在或不在,相关单位都必须协调地方企业生出新的球队。

而CBL的破局,不管是媒体、球评或者球迷,绝大多数人的看法都是「不意外」。毕竟CBL职篮筹备小组,四位成员摊开来看,除了最具知名度的「东方神秘力量」李亦伸之外,其他三人都鲜有人识,就凭这四个人要让台湾职篮再起?

但「职篮破局」这锅要让CBL筹办小组来背,却又有些过份了,讲白一点,大家是对台湾篮球失望,对产业没信心,大环境又不相挺,这一切却都被「移情」成CBL筹备小组无能且异想天开,和他们的行销团队没有作为。一个一个剖析来看,球迷对这个产业没有信心可以理解,毕竟台湾篮球真的太弱了。球团弱,篮协也弱,但最弱的还归媒体。

[匿名专栏] 大家又骂又酸,CBL也「如愿」破局了,然后呢?

先说到篮协,他们只负责台湾篮球事务的规划,他们能想方设法把SBL撑下去已经及格了,全世界的体育协会都是这个样子,篮协已经尽了自己的本份,篮协很差没错,但骂太多篮协并没有建设性。

其次,说到球团弱,讲一点就很明白,台湾篮球是亚洲篮球前10强,SBL好歹也是亚洲次级联盟,不是瞧他们不起,但我们怎幺会以跟去跟越南、新加坡这种球队比赛为荣?激战险胜就够丢脸了,许多东南亚的裁判都偷偷在笑我们,台湾最强的球队竟然要来跟我们比赛了,万一战绩不理想,台湾篮球员别想抬起头来。富邦想「干大的」初衷是很好,但其他队玩不起,你就跑去ABL,短时间内是可以图个热闹,但这样做真的可以帮到台湾篮球?真的可以救到台湾篮球?

说白一点,富邦在自己土地上的经营是失败的,经营第四年,企业每年都赞助偏乡、参与公益活动,结果今年封王战全体动员也才4000人,扣掉动员和造势的可能剩一半,富邦只是很有钱而已,但称不上成功,封王战没坐到7000人都不及格。更何况他们是连续两年打进总冠军赛的队伍,还坐拥满满资源。结果可怜的是,自己国家的根都要不见了,一堆球员球迷、媒体人士还以此沾沾自喜,回头再酸一下CBL「不意外」。企业纷纷选择加入ABL,这对于台湾篮球完全有害而无益,短时间内热闹一下、赚点名声可以,对台湾篮球的商机、基础建设与推广一点帮助都没有。

至于璞园,扣掉富邦而言也算是很有心的,但最能玩大的富邦都跑了,他们想要弄「属地主义」的主客场制度,也没球团有能耐陪他玩。璞园加入SBL到现在12年,没有任何一支提案比CBL的提案细节还完整,他们却以行销「缺乏规划」打枪了职篮筹备小组,这没有不对,但在这理由的背后,印证的是前述的「大家都对台湾篮球产业和大环境没有信心」。

世界上没有一步登天的事情,台湾篮球要职业化,短时间内看不到获利是很正常的,就像前述的富邦,砸了两年钱还是没有球迷,就算郭董砸1亿赞助,台湾篮球也没办法一步到位,大环境就是不好,球团体质就是烂,这要花时间,大家都对这没信心,就只能一步一步修。

而讲到媒体就更逊了,坊间铺天盖地的报导方向都只有一种,「没有规划,没有前瞻性,没有整体性。」骂篮协,酸李亦伸,调侃职篮筹备小组,觉得他们好傻好天真,而球迷也缺乏识读能力,完全没把所有新闻素材摊开再去评论事情。

不过这或许不能怪他们,毕竟台湾在报导CBL,新闻素材也只有一种。

[匿名专栏] 大家又骂又酸,CBL也「如愿」破局了,然后呢?

那我批评了这幺多,明年11月开打前,职篮筹备小组到底该做些什幺?如果政府有钱下来,我整理了势在必行的几个项目:

1. 配合体发会的旨意,落实经营主客场,至少要做到20天的主场

2. 拜访10~20个企业,争取1~2支新球队的加盟(一年4~5000万),凑足至少4支球队

3. 与日本职篮、韩国、大陆联盟做适度的交流,除了取经之外,能成为姐妹联盟更是美事一桩

4. 举办夏季联盟,衔接至6月的选秀,提升职篮的声势与关注度

5. 由官方统一,每个月协助球团的规划与经营并定期检视,好比台银,目前的公司结构和银行法,球队的体质就是不会改变

至于人人都担心的成本问题,如果真要算,必须要逐条逐项摊开来看,我们简单以SBL为例就好,只要把亏损控制在4~5000万,不要给球队多余的负担,球团就能勉强支持下去,这是现状。

而后配合电视转播费、节税政策、计画式的经营,以现状的球迷进场人数而言只会更好,也不能再更糟了。对于有心想长期经营的企业,可以看见的加分项目至少就有好几项:

1. 新的节税政策,球团花4000万省1000万

2. 看看前阵子刚刚结束的琼斯盃就能知道,台湾篮球的底蕴有多强,棒球虽然被称为国球,但考虑到设备、场地造成的普及度,学生篮球在台湾的覆盖面才是最高的,这市场非常庞大

4. 篮球球星在台湾社会的指标性与圈粉度,目前而言,仅稍稍逊于CPBL,还在持续支持SBL的球迷一定很清楚,那些铁粉有多死忠,有多少年轻女生比赛结束苦等着球员就只为了一张合照

5. 从生活饮料、游戏族群、媒体圈等等不同产业做针对性的异业结合

以上几点,配合计画性成长的票房收入,有线、无线电视和网路的转播费等等,都是对于企业而言很好的诱因,这入场门槛远比职棒轻易得多,CPBL今年的场均观众是5469人,中信兄弟每年光团队薪资就1.2亿,台湾篮球虽然场均观众比较少,但只要用心经营,绝对不失为一个平易近人的选择。

现在的状况,固有企业和球团都不花钱投资,都在「观望」,而台湾球团的行政人员,普遍都是球员出身,所以他们的想法缺乏格局、新意与创造力,要如何带得动这支球队?无论女篮或者男篮都是,只要思维没有改变,就救不了这些球队。

台湾篮球真不能再更糟了,现在最需要的是「有心经营」的球团,愿意长期投资,而不是只想着短期回收成本与获利,秘书长唐旭鸿曾无奈说道:「我觉得这些旧有的球队都不能要。」体育运动发展委员会召集人张景森也说道:「明年SBL就是最后一季,那些还在观望CBL的,再观望就不要了。」

[匿名专栏] 大家又骂又酸,CBL也「如愿」破局了,然后呢?

但以上讲得这幺美,回归现实面,我认为CBL台湾职篮明年还是会停下来。

如果李亦伸伸哥对媒体说的不是虚言,他们已经无偿做了8个月的义工了,而想要把这些政策一一上轨道,在这15个月没有1200万到1500万就玩不下去。以上所有愿景都需要钱,而没有钱什幺东西都跑不动,只要政府不支持,现状就不会得到改变。

体育署在7月15号,CBL职篮发表声明稿时表示,「运动产业条例没过,怎幺会是造成你们破局的原因?」他们觉得委屈。但没有愿意长期经营的球团,政府也没经费支持,政策又慢到这种程度,大家都在踢皮球,不鞭就不动,这样还不能点出来,那实在很难给球迷一个交代。

于我个人而言,CBL是在为台湾篮球做出建设,试着做出改变。这支职篮的筹备一直到7月15号政府都没给过一毛钱,6支球团也无任何投资,CBL小组帮忙筹画、规划建设与改变,但打不动任何一个单位,包括那些杀鸡取卵的媒体,和无知被带风向的球迷。自己的篮球要自己救,台湾篮球就只能职业化,诉诸ABL并不能拯救台湾篮球,这不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,这应该是台湾篮球迷感到难过的事。哪一天琼斯盃「CBL四少」变成「ABL四少」,再看看谁笑得出来。

我讲的不一定是对的,大家都可以有自己的观点与看法,但我所看到的所有新闻媒体,网路媒体、球评、甚至是独立媒体人,没有任何一位有报导过这个面向,通通以台湾篮球职业化的碰壁为消遣。

这太可怕了,红媒控制言论至少还有人点出来,而台湾篮球媒体的沉沦却默默被容许,甚至还引以为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