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>> 人像服务 >20 年坚守「一亩地」的清教徒总裁彭淮南 >

20 年坚守「一亩地」的清教徒总裁彭淮南

发布日期: 2020-06-04

20 年坚守「一亩地」的清教徒总裁彭淮南

「不管谁当家,他就是守住他的一亩三分地,」立法委员赖士葆,如此形容央行总裁彭淮南。

古代皇帝为展现其对农业的重视,在京城附近划地亲耕,面积一亩三分,后世用此形容自己的势力範围。彭淮南的「一亩三分地」,就是央行。

到 2018 年 2 月 25 日退休,他当了 20 年央行总裁,历任 4 位总统、14 个行政院长。其间,不断有更上一层楼的机会,而他的答覆,永远都是那句:「这是我最后一个工作(指央行总裁)」。

「可以禁得起权力的诱惑,坚守他的专业,不容易,」赖士葆说,前总统陈水扁、马英九都曾找他担任行政院长,央行隶属行政院,当行政院长,是「高升」,他不要;总统蔡英文曾邀他担任副总统,他也不要。

虽然没更上层楼,但是,不少关键时刻,他都主导行政院决策。例如,2008 年冰岛爆发金融危机,引起台湾民众恐慌,大家纷纷把存款转到公股银行,某家民营银行的存款大量流失,濒临挤兑边缘,国内金融风暴一触即发。

当时的行政院长刘兆玄找财经内阁讨论因应方案,彭淮南坚持存款保险要提高到「无上限」,即万一民众存款因银行出问题无法提款,政府全赔,此方案有内阁官员反对,怕政府损失也是「无上限」,但彭淮南坚持,「他就是挺在那里」,与会人士说,悄悄的把 3 天后的风暴,化于无形。

他抵挡的,不只权力的诱惑,金钱的诱惑也是。

他手上有 4,500 亿美元外汇存底,换算成新台币,是 13 兆 5 千亿元,约相当于台湾国内生产毛额(GDP)的  8 成,是「台湾最有钱的男人」,这些钱可以在外汇市场呼风唤雨,也可以是弹指间内线消息的来源,想要跟他攀关係的财团人士,大有人在,但他刻意保持距离。例如,他刚当央行总裁时,就有邻居看到,经常有人拿礼物去拜访他,又拿着礼物离开,更曾有财团老闆送画给他,他当天立刻送还。

他与政治、财团沾不上边
最爱工作,过年照样上班为国赚钱

他在公家衙门长达数十年,为何能不沾染政治、财团,拒绝诱惑?因为,他像「清教徒」般,过着简约、朴实的生活。

16 世纪宗教改革,那年英国第一个清教徒丁道尔(William Tyndale)把新约圣经翻译成英文,开始出现清教徒运动,所谓「清教徒」,即是完全按照圣经的原则,过圣洁的生活。

清教徒的特质,在彭淮南身上,就是简约与律己。

翻开 2016 年的财产申报书,彭淮南只有短短 3 页。他和另一半赖洋珠的财产,只有位于丽水街住了 35 年、40 多坪老公寓及 900 多万元存款,还有他担任中国商银董事长期间,用黄金存摺买下的黄金,市价 1 万多元。

除了工作,就是读书。1 年 365 天,扣掉出国开会,几乎天天进办公室,包括农曆年假,数十年如一日。

「他很认真。」央行前总裁梁国树另一半、现任远东商银董事长侯金英曾说,而且,「他喜欢帮国家赚钱,赚到钱,就会很开心,」她说,因为,国际金融市场农曆年不放假,这段时间如果有行情,外汇存底操作一下,就可以帮国家赚钱。

他律己,对同仁也要求严格,甚至要求同仁办公桌整齐清洁。有一次他发现某名同仁的月曆还是上个月的那页,他立刻训斥一番,认为连日子都搞不清楚,事情怎幺能做好。

他早餐时间也要精简
喝玉米浓汤加冰块,只为加快用餐

而他的生活,用一般人标準来看,可说「相当无聊」, 毫无生活品质可言。

例如,他听到央行前副总裁、现任台北外汇发展基金会董事长周阿定赴国外旅游,一般人会好奇询问行程、是否好玩等;但他却打开 YouTube 看看当地影片,他欣赏完的结论是:「干嘛花那幺多时间去那里,跑那幺远,我这样还看得比他多。」

他不喜欢浪费时间,会花很多时间的高尔夫球,他不喜欢,要搭飞机才能看到的风景,他没兴趣。他习惯的运动是,每天在大安森林公园健走 1 小时,除非雨下太大,否则他一定出门。

要花时间欣赏的歌剧,他更不耐烦。有一次他和亲友到德国,一起去剧院看歌剧,看 5 小时才结束,他直呼:「怎幺这幺久!」侯金英曾邀请他看太阳马戏团,他回答说:「这是什幺?我不去。」侯金英说:「你太太答应了喔!」他竟说:「喔,那妳带她去好了。」

甚至,连吃也很简单,担任央行外汇局长前,他早上固定到附近早餐店用餐,内容就是一碗玉米浓汤、一个三明治;他怕玉米浓汤太烫,会花太多时间,于是请老闆在汤里加一块冰块,早餐店老闆戏称这是「彭淮南特餐」。

出身基层,没家世背景,他为什幺能获得 4 位总统信任?

答案是:勤劳与专业。

他靠「报告力」取信总统们
建言不分蓝绿,并体贴标示重点

他的座右铭是:「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。」这句出自孔子的名言,意思是人要像天一样运行不止,努力不懈。

他是工友之子,父亲是新竹州厅(新竹县政府前身)工友,新竹高商毕业后,半工半读考上中兴大学(台北大学前身)经济系,第一个工作是台银新竹分行办事员,后调台银总行国外部,在台银结识了太太赖洋珠。没有富爸爸,他自食其力,30 岁左右才赴美留学。

32 岁他取得硕士返国,在东吴大学教授潘志奇推荐下,进入央行,担任经研处研究员,在经研处长达 18 年,参与编写金融统计月报,常写报告解读国际经济局势,这习惯,即使当上央行总裁,也是如此。

摩羯座、A 型、生肖属虎的他,形容自己「个性积极」。「我随时準备上车,」他曾告诉同仁,要升官,就要自己準备好。他认真努力,每次只要有出缺,主管都会想到他。

「报告力」,是他和蓝绿总统都维持好关係的桥樑。每份报告,他都会自己下结论,他深知经济报告枯燥无味,学法律、念政治的总统读起来,一定很头大,因此,他会很贴心把重要结论,用萤光笔画起来、贴上便利贴,方便阅读。

「他和历任总统,都保持遥远而密切的关係,」一位财经学者观察,他婉拒入阁、切断蓝绿色彩,和政治保持「遥远」关係,但不管谁当家,他都积极提出建言,用理论、数据、实证经验说服。

不仅报告功力强,他在汇市也立下不少战功,被外资封为「杀手」。

他痛恨国际投机客。2008 年,某家外资,在总统大选前以投资台股为名,炒汇为实,大举汇入资金,让外资持有新台币现金高达近 4 千亿元,他一怒之下,连下 3 道令符:发动金检查缉炒汇、邀 8 家外资保管银行,到央行「喝咖啡」,下了「不买股票的外资请离开」的通牒,甚至,缩限外资持有固定收益的比重。

后来,外资弃械投降,近 4 千亿的现金部位撤离大半,当年最精彩的炒汇游戏结束,他赢了。

从外汇局长开始,他对外汇市场就「从头管到脚」,让外资恨得牙痒痒。但曾经担任外银总经理、现任富邦银行独立董事经天瑞,却形容他「是非分明」。有一次他被请去央行,因为有一笔帐出错,彭把主管找来,当面讨论,最后发现是央行规定有问题,彭告诉他:「你可以回去了,跟你没有关係。」

退休后準备做什幺?
延续研究热情,「我会整理资料」

这样铁汉般的性格,只有谈到孙子,才显现出柔情的一面。

「谈起两个孙子,总裁就变温柔了。」央行主管说。彭的次子有两个儿子,他上衣口袋里经常放着两张孙子的照片,一张是两个孙子合照,一张是彭抱着刚出生的老大。当孙子上学、课后活动变多,忙着踢足球,「跟他们见面,还要预约排队呢!」他笑着说。

这位清教徒般的总裁,退休后要做什幺?他说:「我会整理资料。」言下之意是,他会重操「经济研究员」旧业,继续读书、写报告。虽然明年 2 月后,大家看不到他发出像研究报告般十几页央行新闻稿,或许大家还是会看到他的研究报告,对台湾的关心,不因卸任而停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