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>> 咨询舆情 >成为一个好医生的必备条件:我苦劝病人一小时,还不如资深医师的 >

成为一个好医生的必备条件:我苦劝病人一小时,还不如资深医师的

发布日期: 2020-07-10

卫斯理先生是一位 heart failure (心脏衰竭)的病人,这次是他今年第四次住院了。

学长要我为病人做理学检查,之后再由主治医师确认。

病人年约50出头,呼吸有点急促,身体肿肿的,看起来精神不太好。

「嗯⋯⋯」

卫斯理先生看我一眼,摇了摇头说:「好年轻啊⋯⋯」

「我虽然看起来年轻,可是我一点也不年轻了喔。」

这是我面对病人质疑年纪的方法,许多病人都不希望没有经验的学生替自己做检查。

毕竟关乎于自己的身体,大家通常希望遇到有经验一点的医师。

「真的吗? 」

「是啊, 再说,主治医师一天要负责十几位病人,可是我今天只会看您一个病人,如果您愿意让我细心的做一下检查是可以缩短等待的时间喔。」

「好吧,那⋯⋯Are you ready for this?」

「I was born ready!」

卫斯理先生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突然大笑起来:「哈哈哈哈,déjà vu,我真不敢相信你这幺说⋯⋯,我儿子也常常这幺说耶….」

「呵呵,那我一定可以跟他当好朋友,他应该还在念书吧?」

「是啊,目前是大学生。」

「他等一下会来吗?」

「我想⋯⋯」卫斯理先生的笑容黯淡了下来。

「他应该不会来的⋯⋯」

「为什幺?」

「我儿子很气我⋯⋯,他觉得我没有好好照顾自己身体。 」

「他怎幺会这样想呢? 」

「因为我不按医嘱吃药,也不愿意来医院看诊….这样来来回回几次后我儿子说他累了,不愿意一直浪费时间陪我来医院…他还说,不知道该如何跟一位不愿意照顾自己的病人相处….」

「你为什幺要这样做呢?」

「我也不知道,大概,是觉得人生没有什幺好留念的吧⋯⋯」

说这话的时候,卫斯理先生面无表情,彷彿世界上没有什幺让他在意的事情了。

接下来我花了不少时间劝卫斯理先生放宽心胸,要多想开一点,要多多和孩子保持联络,可是不管我如何给他建议,他都没有太多反应,只是偶尔点点头,耸耸肩,表现得这件事情跟他完全没有关係一样。

做完检查后我将病人的状况详细的报告给教授。

「病人是55岁男性,有extensive心脏病病史,这次是今年第四次住院。」

我在会议室向加略医师做口头报告。

她是我们医院的资深医师,年纪已经快到退休年龄了,「听起来像是典型的心脏衰竭」,加略医师做了一下笔记,「还有甚幺要注意的地方吗? 」

「嗯⋯⋯病人说会主动停药,有时不愿意回诊,好像因此跟他儿子有点磨擦。」

「喔,你打算怎幺做?」

「其实我刚刚已经劝了他一个多小时了,也分享了许多调适心情的方法,可是好像没什幺效果。」

加略教授想了一想,说:「走,我们一起去查房。」

踏入病房后教授做了个简短的自我介绍,之后请卫斯理先生叙述病史。

病人皱了皱眉头,慢慢地再重複一遍。

我在一旁觉得有点奇怪,因为我不是刚刚都跟教授报告过了吗?为什幺要多此一举再听一次?

现在刻意问一些已经知道的内容…难道不觉得很浪费时间吗?加略医师可是个大忙人啊。

接下来的几分钟?教授只是静静的听着,一直等到卫斯理先生説完话,她才走近床边,轻握着病人的手説:「We are here for you. We want you to get better. You are doing a great job. Keep on trying, okay?」(我们在这里陪你。我们希望你可以慢慢好起来。你已经做得很好了,一直努力下去,好吗?)

病人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声音慢慢地变得哽咽:「从我太太过世以后,你是第一个这样跟我说话的人….我以为我不再值得别人这样对我了….」

走出病房后,教授推了推眼镜:「这就是用『心』来看诊可以得到的效果….你懂我想告诉你什幺吗?」

原来我花了这幺多时间,还不如教授看诊所需的几分钟。

或许不是每一个病人都适用于这种方式,可是我想有经验的医生,是可以在短时间理解病人内心的需求。

成为一个好医生的必备条件之一,我想就是愿意花些许时间仔细聆听病人说话,并且适时的给予鼓励和支持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