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>> 咨询舆情 >【真人真事】亲眼目睹老婆骑系个男人慨上面,我心如刀绞 >

【真人真事】亲眼目睹老婆骑系个男人慨上面,我心如刀绞

发布日期: 2020-06-13

老婆不系我慨初恋。同太太拍拖之前,我暗恋着一位女同学,算系我慨初恋吧,系中学同学,距不系好靓,苗条文静,属于气质美女,画的一手好画,是个气质美才女.我也不大好动(除了踢足球之外),特别是泡女方面,所以彼此平时并无太多交流。

我太太是我同学的妹妹,我大她3年。因为经常与他哥哥一起踢足球,偶尔去他家里看波而认识的。她比我的初恋漂亮,身材黄金比例十分标準。发展不快不慢。但我们并无过分身体接触,事实上,即使是热恋当中,我心底里仍记挂着初恋。

很快因为我父亲是香港人,我刚好大学毕业,在2010年申请单程证出来香港定居,在出香港前,我终于鼓足勇气向太太表白,我是基于这样的考虑,表白之后就可以放下心头的包袱了。初恋也坦言对我也有意思,但事已至此,已有缘无份了。不过,我们承诺将来仍可作为朋友联络。

初恋最终去了美国,我只身到香港打拚。刚到香港,因为没有人脉与关係,学历也不被承认,到香港的第二天早上就跟着同乡去地盘学装修,那时候500元一天。虽然工作辛苦,每天也是做着苦力工,但是因为收入总比在乡下的同龄多,那时候刚毕业的同学月薪是3000元人民币,收入算是好的了。而我在香港,如果晚上加班两小时,每天也超过700元港币,每天就560元人民币了。因为住着父亲买的房子(550尺),基本上没有其他消费,刚到香港没有其他消费,连一份报纸也不捨得买。每天早上与老闆们喝茶,他们会买报纸,也不用我买单,所有基本上是零消费。我与太太则不出意外地在她毕业没多久我们就登记了。

乡下其实不算是香港人所说的农村,其实是广东省一个城市,现在坐直通车回去也只是2个半小时。转眼间,加上我的储存,父母亲给了50万元,我在那个三线城市买了一间160平方米的房子,价钱是96万元人民币,加上差不多20万的装修费用,用清我所有存储。毫无疑问,房子、家俬都是我和我家里出的钱,老婆的收入跟我差距较大。也可以说是收入可以忽略不计,我们的感情越来越好,并计划生个孩子。在2012年太太出来香港生了个男孩,全家也很高兴。

太太偶尔会三个月一次出来香港探亲,但是因为她本身有工作(在一家大企业做会计),也因为香港地方小,与父母亲住在一起不习惯。(姐姐已经嫁人搬出)。每次出来香港也不超过1个星期,太太在乡下的时候,我几乎每天也跟太太聊电话及QQ视频,透过视频看着他们两母子,老婆又美丽可爱,儿子得意精灵,上天待己不薄。同时我也绝对信赖我太太,是她先追我,而我在芸芸众男中不算鹤立鸡群,至少也财貌中上,她应该也会满意了。

香港没有其他娱乐,如果我不开工。(现在已经升级为师傅,每天850港币),基本上无所事事,本身不喜欢赌马赌波,也不喜欢过去深圳按摩,其他时间就跑去一个做贸易的同乡观塘公司哪里坐坐,想学做生意。因为开工不定时,有时候休息一天跑回去大陆的乡下又很累,所以现在基本上是太太带着出来香港见我,而单程证迟迟没有批准下来。

2014年的10月26日星期日,因为刚好没有开工,而竟然又能抽中了一台Iphone 664GB,是太太喜欢的土豪金5.5寸,周围炒价过壹万元。自己其实也想卖掉赚钱,但因为太挂念太太与儿子,也喜欢给她一个惊喜,所以谁也没有告知,直接坐车回去大陆

过关前,我也许是为了给老婆一个惊喜,如今想来算是出于一种奇怪的心理,告诉太太我又抽不中Iphone6,零售店还没有货卖。太太好言安慰我,暂时买不到也没有所以,反正自己的手机还能用。我问她现在哪里,她说儿子在娘家外母照顾,她自己与同事在做美容。

过了深圳湾的关口,差不多2小时才到达大陆乡下,那已经是下午5时,天气出奇的热,太太却不在家。家里算是整洁,但看不出跟平日有何特别,因为太太白天在公司吃饭,儿子让外母带着,晚上一般也是在外母家吃饭,晚上才回家。我还以为老婆会特意整理一下好欢迎我呢。

老婆不在,车子也不在,肯定是做美容完了,去打麻雀吧。我放下没有开封的iphone 6,塞进了抽屉里面。梳洗一番,便用储值卡打通老婆手机。老婆惊喜的问我啥时回来了,我就骗她说还没回来呢,

因为买不到直通车票,现在深圳罗湖车站等晚上6:30的车呢,回到家里最快也要晚上8点半了。你在哪里。太太则老实说,在打麻雀中,今天运气好,现在已经赢了几百元。準备去外母家里接了儿子就在家等我。我说,好啊,今晚等我回来请我吃饭啊。

与其无聊在家,不如找些事情做做。想起了太太最喜欢吃我做的濑尿虾及姜葱炒花蟹,

马上冲到楼下,叫了一辆摩托车去街市。其实準备直接过去外母家里接儿子的,后来想想,还是不急,反正太太会接的,我就在家里坐坐煮饭公吧,哈哈

买了濑尿虾及花蟹还有一条老虎斑,儿子喜欢吃嫩嫩的鱼肉。走出市场街口的时候,

却看见一辆熟悉的本田白色小车及熟悉的车牌号码XX-XX723。旁边有我熟悉的K男,此人是太太的同事,是个经理。曾经与太太参加她公司的卡拉ok见过的。K三十多奔四了,有些发福,颇有官相。我心里说不出啥滋味,反正不弄清楚,我一辈子也不会放心了。

我在距车子一个适当的距离,满街也是人来人往的热闹,太太表情有些不自然,K似在劝她什幺。两人在车旁唠叨一会,就上车走了。我连忙跑去截的士跟着,却不巧一时叫不到,我来时还有很多的。无奈就找了辆摩托车,由于耽误了一些时间,摩的追不上我那辆本田了。

我失魂落魄的回家。算了,没什幺的,老婆可能是因为工作的事情碰巧与他一起而已,或者因为她是会计,平时有文件的交收或者其他公司事情,待她回来再问也不迟。

回到家,无精打採的默默开了门,却听见客房传来忘乎所以的异动(太太还算有良知,没在主人房胡来)。我还以为是太太接了儿子回来在家里玩呢。我走近两步,就听见太太的呻吟声音,一下子就明白过来,老婆和K正在客房里面,我悄悄挨近,在虚掩的门缝中获得证实,太太赤.裸着姣好的上身骑在K上面,而K双手摇晃着太太的乳.房。

我想冲进去把两人灭了,但这样最终也会把自己灭了,我是很现实的人,不值得为这样的人搭上自己的性命,人家不值钱,我却还有大好未来,还有父母要尽孝。而且,这显然不是第一次了。

我悄悄的离开。既然不想撕破脸,也就不必再捅破这层纸。

怎幺办?人生为什幺这幺绝望。外面夜幕刚刚降临,我行尸走肉般慢慢的走在街上,走向附近的公园,坐立不安,最终还是坐下来。天空却突然飘起小雨来,我也懒得躲避。胶袋里面还有我刚刚买来的拉尿虾,花蟹及老虎斑。我奋力一抛,抛向远远小树林,撒满一地。

来源